mi酱一生悬命减肥ing

原来又跑去粉红发疯,新饭应该进了不少,千年车轱辘的小道眼神歌词又来一遍。大概不记得14年在粉红怎么先卖安利,几个月就被王子狠狠打脸又开始anti的,团活年“糖”和打脸并重,不像前几年捅刀子就此生无憾上天了。凡是要裂不裂等年底的,说实话就是卖卖腐就又去吃糖的,被打脸自找。以一个预设假定,把范围缩小到特定的人,得出的结论当然是糖。比如因为一个人健身,所以健身的只有这个人,只要提健身相关就一定再说这个人,开开乐永远胜利。

mmp早上居然没意识到蓝灯会挂 盛世

没太大新意的内容可以婊个没完,裂了的付出了沉没成本不说,对另一位的变相rs又如何挽回,更何况真的太晚了,不脱饭的对他也许也只是刚去了解。看了一些事,觉得饭有时是盲目又可悲的,去维护已经变质的梦幻,某种程度上又有可气之处,以爱之名行伤害之实,人血馒头之上的狂欢,鸡血期后已经不想说很多

总算结束了

这不是感冒

垃圾

觉得不该在意的,还是有点睡不着,一件事可以完全被曲解,朋友是好意告诉,却觉得不如不知道。联系以前听说的那种无妄的事情,传播来说也许很容易离真实越来越远。确定自己没错的话就也是按不合常理解释吧,没必要太在意,但处事还是要小心些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今天是刚桑的出院日,这些天心情起伏很大,或许也有一些人是不把不合适的话说在公共场合,情绪本来就是容易传染的东西所谓言灵,既然相信了就做到约定。知道是不能避免的日程,只有担忧着去关注他,希望之后能有一个安静的休息期

发表出来的东西也许都已经预设了有人会看的前提,所以不能说没有给自己设定,没有被眷顾过的,究竟是为了什么

原来如此

果然某群的画风都是如此醉人

所以说其实对时间也没必要那么敏感,事情不会因为24小时过去就有质变,喜欢的东西似乎也不用在一个节点上强调。不过除了继续爱宝贝外希望能坚持把今年份的hobo用完